人生感悟人生哲理思想思維為人處世人生隨筆
返回首頁

整理一下自己三十歲的人生

來源: www.ertpw.tw 時間:2017-05-15 編輯: 人生感悟
整理一下自己三十歲的人生

無意中看到一句話:你怎么覺得時間過得這么快?想起十年前居然是2007而不是1997。

忽然之間我的記憶就有點恍惚,鼻子有點酸,眼睛有點模糊,因為想到,今年我就30歲了,更何況,我的父母,居然也是快六十的人了。他們的頭發已然大部分白了,眼睛也已經老花,再不是從前那把我舉過頭頂的爸爸和騎車帶著我爬坡的媽媽,而我自己,也是抑制不住的白發叢生,身體毛病越來越多,時間究竟是怎么樣度過了這些年,我自己都迷茫。

說來也怪,有人告訴我她小學五年級前的事情已經都記不得了,而我卻把五歲以來的很多事記得很清晰。

五歲,我從南苑搬到龍潭湖,幼兒園寄宿一周只能回家一次,而且多數還是班車司機代為接送,有一次爸爸半夜借了單位的車去接我,我并不知道,叫醒我的那一刻我好開心,后來車在大馬路上沒油了我也依然不害怕。

六歲,我在胡同里上了一所區重點小學,開始學寫字時我天賦不高,寫的不好還總比別人慢,課堂考試不能按時完成,我不知道爸媽是不是著急,但當我告訴我媽期末考試居然考了全班第一的時候,她開始是絕對不信的。

七歲,我每天早上要趕班車去學校,媽媽有時候跟著班車僅僅是為了看我在大院食堂把早餐尤其是把雞蛋吃完,然后再趕車從鼓樓那邊回南苑上班,現在想想都覺得太遠。

八歲,我加入了學校的合唱團參加區里和市里比賽,每天放學后訓練,有時候還會誤了班車,那時候父母趕過來接我需要輾轉坐公交再走路,回家長達兩個小時,即便如此爸媽好像一直都很支持我參與各種活動,就如幼兒園經常送我去各地表演一樣。

九歲,我開始學鋼琴,現在很多人知道我曾學琴會問我你怎么堅持下來的,我說我不知道,可能是爸媽在學之前告訴我這個不同于以往學過的電子琴和素描,鋼琴比較貴,一個月學費比一個人工資還多,一于是我就堅持下去了。

十歲,我又搬到豐臺住了,也轉到豐臺一個小學讀書,其實我后來覺得新家并不太方便,沒有少年宮沒有麥當勞沒有金倫大廈和花市書店,但我終于可以自己坐公交去學校,也可以在新家的一大排書柜里找到媽媽80年代買的歷史書。

十一歲,在新學校我幾乎毫不費力的完成學業,但實際上我并不是無所不能的好學生,一部分課后作文媽媽會幫我修改,其中一篇還拿了從區里到市里的各種獎。

十二歲,即使那年代競爭沒有現在這么激烈,我沒學過奧數也考不上市重點,爸媽交了贊助費讓我讀了市重點旁邊的普通中學,可能這是平生第一次讓父母為了我上學而掏了這么多錢。

十三歲,我開始叛逆,上課看武俠小說下課不寫作業,中午在學校外面吃省下的錢可以買磁帶,可惜爸媽都不知道,他們還以為我是那個一直聽話的乖乖女。

十四歲,那個年代其他人不流行旅游,可是爸媽肯帶我去重慶坐船四天四夜游三峽,肯帶我去深圳看航母珠海吃大蝦,肯帶我坐差不多十個小時大巴去九寨溝,我想他們并不懂教育也不是為了炫耀,應該只是想我開心吧。

十五歲,我考入了市重點高中,雖然有機會跳出豐臺考到其他重點,最后還是選擇了這個能騎車上學的學校,爸爸把我之前的作文和隨筆都錄入在電腦里存檔,現在依然還在。

十六歲,我面臨學文學理的選擇,因為班主任的電話,爸爸讓我學理,我并不喜歡理科卻對學文也并不堅定,可能從那時候起就注定了我是一個有意見但不是一個能決斷的人,媽媽卻決定換了一份工作,我至今都佩服她。

十七歲,以往我不學習會瞞著父母,這時候我連隱瞞都不用,媽媽工作很忙,經常加班,平日只會把生活的一切都打點好,讓我衣食無憂,爸爸就經常喝酒回來睡覺,我開始和他們吵架,開始發脾氣。

十八歲,爸爸一直以為我這種學習狀態能考上大學就不錯了,所以我并不知道他們對我考的大學滿不滿意,或者他們根本不介意,只要我愿意就好,我卻在成長了那么多年后忽然離開家去讀書,當晚一個人在宿舍哭了很久才睡著。

十九歲,特別想家,省錢買電話卡打電話,每個月買郵票信封手寫信,這成為了最主要的兩個溝通交流方式,我參加辯論隊賽,爸媽不僅支持還會給我郵寄材料。

二十歲,自從大二有了電腦,我就和爸媽開始發郵件,我嘮叨發生了什么心情又怎么不好,他們囑咐我好好學習照顧自己,不要省錢,該花的要花,我的郵箱使用最頻繁的就是那幾年,至今還存著這些郵件。

二十一歲,汶川地震前,爸爸來成都看我,地震時他剛離開成都兩天,地震那一剎那我的本能居然是躲在桌子下面用手去桌子上夠手機,聽著頭頂上書不斷掉下來砸到桌子上的聲音,手里僅僅握著手機想打回家。

二十二歲,大四這一年是我心情最不好的一年又是我心情最好的一面,就業還是考研的選擇讓我覺得我壓力很大,我不斷回家,仿佛家里能逃避一切,好在,父母總是一如既往,從未給我壓力。

二十三歲,我又一次選擇了在外工作,離家越來越遠,工作越來越忙,我不再那么頻繁的發郵件,媽媽還是堅持,過年的時候爸媽來廣州看我,一家人睡在我宿舍那間屋子里,媽媽還用電磁爐做飯,直到他們回去的那天,我在宿舍里對著墻哭的一塌糊涂。

二十四歲,我選擇回來,一切重新開始,爸媽依舊給足我充分支持,可是也是從那時起來我卻逐漸和他們溝通的越來越少了,幾年在外的生活讓我和他們的生活也有些不一樣,我們的矛盾貌似也越來越多卻說不清。

二十五歲,在北京的工作并不順利,我每天早出晚歸花很長時間在路上,媽媽為了我,每天五點多起來給我做早飯和午飯,我晚上經常很晚回來,爸爸就開車三十公里去接我,我幾乎沒有辦法在太陽出來的時間看到他們,也幾乎沒有什么交流。

二十六歲,我和現在的老公、當時的男朋友每周末一起玩,父母最初并不多滿意,誰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找個更好的,但我的不表態讓他們也接受了,也將他當自己的孩子看待。

二十七歲,換了工作,雖然爸爸不同意,他覺得穩定是最好的,結婚后搬到宿舍住,離上班的地方近一些,每周末才回家看父母,如果哪一周沒回去,我都能感覺到他們的失望,周末晚上,媽媽又會給我帶上各種吃的,爸爸開著車送我們回去。

二十八歲,經常覺得爸爸老套,不過婚禮那一刻我看到他的眼睛濕了,我想他是很愛我的吧,可是我不知道為什么和爸爸的關系再也回不到以前呢。

二十九歲,老公出國工作,我一個人從宿舍又搬了出來回家住,年紀越大不知道為什么人越怕孤單,幸好媽媽一直早晚陪我,讓我每天加班回家能看到一盞燈亮著在等我,讓我覺得并不是一個人。

三十歲,我決定出國,父母又一次送我出去生活,能給我帶的都盡量給我帶上,生怕我在異國他鄉不習慣,但是我想,可能他們的不習慣和不舍得會比我更多吧。

以前讀書時,我總覺得自己一個窮學生,花錢時總會算計一下,爸媽每次都會勸我不要節省,該花時就花,后來工作幾年,我花錢開始大手大腳,又總覺得他們過于節儉和小氣,看不慣他們的日常行為。其實是我自己小氣了,爸媽在給我買東西時候從來比我大方(yiQIg.coM)。

以前讀書時,我感覺特別需要他們,每發生什么都想和他們傾訴,哪怕他們只是給我講那些“珍惜時間好好學習工作一定要認真加班是應該的”道理,后來工作幾年,我越來越自己做主,不再有耐心聽那些話,凡事都怕他們想法落伍,遇事我都要指揮一番、出去玩我也要安排到位才放心。其實是我自己逞能罷了,爸媽是需要我,但我并不強大,很多時候并不能幫到他們,反而關鍵時候總是他們在幫我給我永遠的支持。

小時候我說我以后給你們買帶游泳池的大房子,大了我再也不提,因為我還需要他們給我買一個小窩,連裝修都要他們負責,小時候我說我以后幫你們做做陪你們過日子,大了我才發現,在他們面前我依然還是那個不懂事的孩子,一直以來都是我一個電話他們就以我為中心的去聽去做。

在即將三十的這一年,我才愈發感覺到,一家人之所以永遠是一家人,不是因為血緣關系,而是因為我們總會為了對方考慮付出而不是自己,無論我們有什么意見不同看法相反,關鍵時候我們總會互相支持幫扶、繼續這樣生活下去的。

寫于2017年母親節、我30歲前夕,愿上天保佑,我們一家平安健康開心,解決一切問題,日子總會越來越好的。

    国外美女捕鱼 安徽快三安装 广西快乐十分三个号中多小 北京pk视频直播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玩法 江苏时时票开奖结果 时时360走势图 大佬彩票是黑平台吗 东方6十1历史开奖号码 四川快乐12选5看号技巧 3d100期开机号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