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感悟社會感悟家庭教育生活感悟友情感悟
返回首頁

老公的陪產經歷 告訴你家屬是怎么想的

來源: www.ertpw.tw 時間:2017-09-08 編輯: 人生感悟
老公的陪產經歷 告訴你家屬是怎么想的

寶寶過了預產期一周還沒有動靜,可以想象我和老婆以及家人是多么的焦急。由于老婆剛過了三十歲,父親事后跟我說,這也算高齡產婦了,真的怕大人小孩出點岔子,他和母親整宿整宿得睡不著覺。而我那和藹可親的丈母娘,也在事后說,原來還想讓你們要個二胎,以后這事我也不提了,我還想要我的女子。

可以想見,這次生產是多么的不容易。

原來生產真的不象電視里表演的那么簡單:肚子突然疼得厲害,你就可以送到手術臺,一大堆的醫生圍著你,當手術室外等亮起來的時候,大人和小孩都出現了,而親愛的醫生也摘下了口罩,握著你的手高興地對你說:恭喜你當爹了。

事實上,需要過很多關卡,最起碼要有規律的宮縮,并且強度要夠,只有到了5分鐘的規律宮縮才符合生產的基本條件,而后要求宮口要開,然后開到兩指才具備進產房的條件,當宮口開到十指,才會有助產士進行助產,進入真正意義的生產過程。當然,也有捷徑,那就是有的產婦羊水破了,會立即被送去產房進行生產。不幸的是,我的老婆在入院前連規律的宮縮都沒有,看來寶寶是十分的淡定。我們住院以后,臨床的產婦正好是走了那條捷徑的人,羊水破了,推進產房兩個小時,孩子就降生了,令我和老婆羨慕不已。但是我們還是期冀我們的生產會十分的順利。

老婆在入院的第二天,也就是過了預產期第八天,被醫生要求進行催產藥物測試,其實是掛水。由于我們沒有經驗,以為很快就完成,老婆連頓像樣的飯都沒吃上,從早晨一直到下午四點才完成,中間百無聊賴的我給老婆送去了酸奶和面包,一直企盼老婆早早出來。

老婆做完催產測試以后,整個人就變了,之前雖然是大肚子,但是一直走路健步如飛,而這一次,藥物作用下,老婆的宮縮表現的極為強烈,劇烈的疼痛使她既睡不著覺,也吃不下飯,下地走路,每隔幾分鐘,由于宮縮的緣故,她都要抓住我的手,流露出極其痛苦的表情,等待疼痛感的消失。于是,整個人精神瞬間萎靡下來,但是她的心情卻極好,因為催產藥對她很有用,宮口開了一指,生產有了希望。不過離生產還有斷距離,因為雖然疼痛比較劇烈,但是疼痛的強度不足,時間亦不規律。

一晚上,老婆在巨大的煎熬中度過,而我陪著她計算每一次宮縮來臨的時間。夜至凌晨三點,老婆有氣無力的對我說,拉我出去走走,這樣可以加快宮縮的速度。我摻著老婆在醫院的走廊漫步。這是一家在當地十分著名的婦幼醫院,很多產婦連病房都沒有,只能在走廊加床待產。那些產婦一定看到了一對夫妻來回輕輕地經過他們,并且突然就站住了,一定看到了那個女人扶在了老公的肩上劇烈的顫抖。因為我已經聽見有人在竊竊私語:你看她是有多疼,怎么還不生。

這次漫步果然有些效果,老婆走動的時候,宮縮可以規律到五分鐘一次,然而躺倒床上又變成十分鐘一次。及至第二天,責任醫生查房,看了看宮口說,已經開到兩指,可惜宮縮還不規律,強度欠缺,還是要注意觀察,并提議老婆多走動走動。此時的老婆,已經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中,說話有氣無力。老婆突然對我說:“老公,我要打無痛!”

這是我們之前的約定,生產的時候,如果老婆受不了的時候,就要求打無痛針,減輕分娩的痛苦,到時候我需要簽字同意。我堅定地說一定要打。然而對于無痛的風險卻知之甚少。只是恨不得老婆立即被推進產房,生下孩子,結束這一切苦痛。

責任醫生走后,老婆懷著巨大的疼痛,要我陪她在醫院的走廊繼續漫步。天可憐見,老婆終于再次出現有規律的宮縮長達一個多小時,完全符合醫生囑咐的生產標準,于是我一個箭步沖到了護士面前告知這個消息。護士也不敢怠慢,再次檢查了老婆的宮口,并見到老婆深處劇烈的痛苦之中。提議老婆可以隨她一起走路去產房,這樣可以加快生產,就帶著我們去了產房的路上。

及至送老婆進了產房的綠色大門,我趕緊給雙方父母去了電話。雙方老人急急地往醫院趕。而就在雙方父母在路上的時候,老婆來了電話,說是產房說他的宮縮不規律,又被退了回來。我欣喜的心情為之一緊,趕緊去接老婆又回到了住院部。老婆有氣無力地訴說一躺倒產房的床上,宮縮時間既然不規律,產房由于太忙,根本沒心情顧及她的痛苦,直接就退回了。

雙方父母趕到,聽到了這個情況,也不敢說什么。母親和丈母娘去看了老婆的樣子,走出來,心里十分地難過和焦急。老婆已經疼得幾乎說不出話來,她虛弱得問我,到底怎樣才能收,我也焦急的問護士,到底怎樣才行。中午為老婆打了飯,她說沒有胃口,被我哄著喂了幾口,并吃了一個雞蛋。老婆虛弱得說,為什么別人就那么順利呢。我無語,只是內心祈禱母嬰平安。十月懷胎,總是害怕不足月,寶寶早產出來,而到了足月,又被遲遲不出來,真是折磨得無可奈何了。

過了中午,老婆的宮縮終于到了3分鐘左右一次,我迅速地喊來護士,護士說,可以了,并囑咐老婆再次堅持走路去產房,并暗中刺激乳頭,保持這個宮縮頻率。于是我們一家子擁著虛弱不堪的老婆再次將老婆送入了產房。產房綠色大門關上的剎那,我默默祈禱不要被退出來。

經過漫長的等待,老婆才打電話進來說,已經進入待產室了。老婆問我還打無痛針么,我激動地說:“打,打,只要你們平安。”老婆囑咐我,等著簽協議。

我歡呼一聲,家人的心情也雨見天晴。由于過于激動,所以在產房外等待的人都看向我。“今天就能生下來了。”我對父母說。

而后進入了更加漫長的等待,從下午一直等到傍晚,也沒有見到簽協議的人,倒是其他產婦的家屬已經簽了無痛協議。我實在等不下去,給老婆打了電話,老婆只是說,還沒排上她,但是好消息是,宮口開到了四指,這就意味著隨時可以進入生產階段了。父母的心情再次為之一振。

及至后來,老婆再次打來電話,說我們不用等了,醫生說宮口又回到了兩指,生產怕是遙遙無期了。可以想見,我和家人的心情幾何。老婆囑咐我將我的父母和她的父母打發走。我建議他們都到我家里去住,因為離醫院近。父親大人有高血壓,聽說今日了無希望,也就接受了提議,而丈母娘關心女兒,誓要等待女兒出來。我不停安慰丈母娘的心情,并去網上查詢為什么宮口還會縮回去,得到答案卻是宮口開了是縮不回去的。老婆這一波三則,也是令人大跌眼鏡了。

直到后來我才知道,不同的助產士檢查,產生了不同的結果。最后一個助產士堅持老婆沒有達到生產條件,直到拖到助產士交班,換了助產士之后,事情才有了轉機,新的助產士已經說符合生產條件了,但是宮縮不規律,為了加快生產節奏,助產士將老婆的羊水人工捅破了。而這時候,我才接到老婆電話,讓我再去買幾瓶紅牛,說快要去生產區了。我囑咐好丈母娘,箭一般的去超市買了幾罐紅牛,并買了其他吃食。丈母娘又給了我幾個它帶來的肉松餅。

我按響了產房的門鈴,語音示意將食物帶給老婆,里面征得老婆的意見讓我等待,等待生產時分再帶進去。繼而時間再次停滯了。我和丈母娘連上廁所都怕錯過了什么。終于再次迎來老婆的電話,說是可以簽無痛協議了,后來才弄明白,無痛針是一種麻醉藥物,存在一定風險,不能同時給很多產婦用,產婦在注射完成后會進入睡眠,積攢力量,待到睡醒才能進行生產。這一次麻醉師來得很快,他叫了我,首先說了風險,雖然知道風險很小,但是聽到導致癱瘓的風險,還是會掉了一腦門子汗。事不由人,老婆已經痛得不行,必須要簽字了。

再次個把小時過去了。事實上,在這等待的過程中,助產士判定老婆的生產條件進入了最佳狀態,當看到我的無痛協議書時,跟老婆協商,如果不打針,她保證一小時能生下來,打了無痛,要睡上三個小時才能生。我敬愛的老婆,選擇了前者,放棄了打針。于是老婆被助產士領入了生產區,插上了檢測寶寶臺新的儀器,進入了產程。然而事情依然沒有想象的那么順利,老婆的宮縮不夠強烈,寶寶的頭遲遲看不見。

此時,焦急等待的我并不知道這一切所發生的事情,只是在上個麻醉師再次探出頭來的時候,跑了過去,麻醉師見到我問了一句我是否是XX的家屬,然后告訴我無痛針沒有用上,老婆很順利地進入了產房。這一消息興奮地我趕緊告訴了丈母娘,她也高興地手舞足蹈,說我就知道沒事。只是依然覺得時間漫長,然而心中多了無限欣慰,知道小生命就要到來了,而老婆的順產也變得十分有希望。我望向產房的綠色大門,突然為這個顏色的寓意所打動。默默地念叨:寶寶,你出來的第一個大門就是這產房的大門,它代表著生命力,它代表著希望。

千呼萬喚,綠色大門再次開啟的時候,終于有人喊我進去,要我陪產。這時跟老婆約定好的,一起見證寶寶出生的那一刻。雖然老婆給我講過,我的任務就是幫她遞個紙巾,喝個水,可是進入綠色大門的時候,我的腦袋出現了空白。我按照醫生的指示,套上了無菌服,看到了插滿儀器和吊針的老婆在產床上哀號著,有一名助產士吆喝著老婆,貌似要注意呼吸的節奏。遠遠地聽到胎心的儀器發出聒噪的聲音。

“用力,XXX。”一位漂亮的女助產士大省的吆喝著,老婆叉著腿,鉚足了勁呻吟著再用力,而胎心儀器出現了短暫的安靜。

助產士看到了我這個XXX的家屬,指著老婆的兩腿之間讓我看。那是一片血肉模糊的狼藉,而依稀見到血塊從中有白色豆腐腦一樣的頭皮頂著幾根系數毛發。而老婆的下體在不停的流血。哪里還有愉悅的心情。

“看到沒,那就是頭。”

管中窺豹的感覺。“裘千仞?”我心里冒出的真實想法,嚇了自己一跳。難道這個孩子像神雕俠侶里的裘千仞一樣,只有幾從毛發?而助產士說完這幾句話,跟老婆交待用勁兒,人就消失了。留下了無助的我。而看到血跡斑斑的產床,那個靠想象的生命,以及聲嘶力竭的老婆,心情為之顫抖。

我整理了一下思緒,心里暗想自己不能慌,否則老婆更加無助。先是跑到老婆床前,抓起老婆的手,輕輕地說,注意呼吸的節奏,隨著宮縮用力。

老婆貌似終于看到了我,要求喝水,我趕緊將插上吸管的水給老婆送到嘴邊。顯然,老婆的生產剛進入初始階段,嬰兒還沒有到出生的時刻,所以助產士走開了。老婆宮縮來臨的時候,老婆就開始用力,我就喊,頭出來多些,再用力。事實上,這多了一些,只是多看到了一圈而已。但是為了不讓老婆喪失信心,只能這么說。

漂亮的助產士再次出現了,遠遠地坐在了一個凳子上,說是累極了。可以想象,一天處理幾場接生,人是容易疲憊的。她遠遠地喊我的老婆:“我不是告訴你要兩腿分開,用手抱緊,用力使勁嗎,你是一個合格的母親嗎,你要知道他現在再生不出來,很危險。”

我的老婆便呻吟著使勁,邊道歉:“對不起,我知道。”

我在這次談話中終于獲得了可用的信息,糾正老婆的動作,讓她注意調整呼吸,顯然老婆情緒好多了,也受到了鼓勵一般,看到下體沖擊的能量大了許多,寶寶的頭部出來多了少許。助產士仿佛看到希望一般,終于說出了鼓勵的話,說很好,加油努力。

看到助產士心情大好,我趁機問助產士,我應該如何做,她告訴我,多給老婆吃和喝就可以了。吃了喝了才有力氣。我給老婆吃了丈母娘給的肉松餅,給老婆灌了紅牛。幫助老婆抱緊雙腿。

顯然時間過于漫長,老婆進入了疲累期,加上近來沒有睡好,又沒有吃飯,力氣上存在很大問題。雖然我在加油,助產士鼓勵,進展卻沒有絲毫變大。助產士有些不耐煩了,又走了出去,碰到另一個助產士,讓進去幫忙。

換了新的助產士,雖然比那位漂亮的助產士溫柔多了,依然話鋒嚴厲。“你這樣可不行,胎兒多呆一分鐘,多一分危險。你倒是把腿抱緊點兒。”

我殷勤地幫助老婆插汗,隨著宮縮的節奏大喊加油,輔助吃喝,內心的恐懼感卻無時不在。生怕母嬰兩人出現意外。老婆每一次用勁看到了頭,每一次放松,頭又縮回去了,難道對寶寶沒有影響么。而這時候,漂亮的助產士和另一位助產士盯著寶寶的頭,不定時按壓,將手塞入老婆的下體尋找頭位,這才明白,生孩子是一件既偉大又既沒尊嚴的事情。寶寶的頭就像一個黑色臭襪子被按來按去真的沒問題么(yiQIg.CoM)。

“如果生不出來怎么辦,要不要拋腹?”

“如果寶寶憋在里面怎么辦,一定要保大人。但是十月懷胎,最后時刻放棄了,多可惜?”

內心恐懼感如潮蔓延,侵蝕我的身體開始顫抖,然而我必須要故作鎮定,面帶微笑,讓自己更加殷勤起來。

助產士大聲呵斥老婆:“讓你用力,你怎么不用力,告訴你抱緊腿,你做到了嗎?你是個好母親么?你寶寶快沒心跳了。”

我可憐的老婆,一邊用勁,一邊聲嘶力竭的大喊對不起,我扶著老婆的身體,一起喊加油,提醒她注意呼吸換氣。本來有進展,卻被老婆幾次節奏亂了,又前功盡棄。

比如宮縮痛苦的時候,本來應該下體用力,她卻把手抓緊了我,腿由于沒有夾緊,幾次踢在了助產士的身上。顯然助產士的情緒變得極其焦躁了。不停地“喝罵”、“威脅”老婆。

兩個助產士走到了門口,顯然被老婆折騰得也沒了力氣,看看腕表說,時間快到了。我的心為之一緊。

“不行,只能上產鉗了。”這句話,我和老婆都聽了見。老婆聽了,仿佛有了勇氣,拼勁力氣,大聲呼號著,式樣了力氣。兩位助產士又跑了進來,說是這次不錯,并溫柔地對老婆說,“要我們幫你生產,也要你能讓我們拽到寶寶的頭。現在寶寶已經很危險了,胎心都亂了。”

我抑制內心的恐慌,鼓勵老婆說,你能行的。老婆又開始使勁,兩位助產士說,很好。

這時,又來了兩位助產士,其中一位胖的助產士探了一下老婆的下體,說是宮縮力度不夠,需要輔助,當老婆再次宮縮來臨的時候,胖助產士拼命壓住老婆大大地肚子,兩個人板住老婆的腿,一個人嘗試探進下體,反復了幾次,四個人累得有些焦躁了。

中間老婆又被罵了,漂亮的助產士說:“讓你生孩子不用力,踹我倒很使勁。”我和老婆不停地道歉。

“上產鉗吧,不能等了。”胖護士也提議了。

老婆再次發揮了神勇,聽到產鉗仿佛是巨大的威脅,鉚足了渾身的力氣沖擊下體。

“哈,有希望了,繼續。”所有的人變得殷勤起來。然而這次沒有成功。

“可以了,準備。能掏出來。”胖護士發號施令,四個人七手八腳拿出工具,對老婆進行了側切。在老婆在一次用力的時候,終于拽住了胎兒的頭。

奇跡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腦袋瞬間呈現在了我的眼前。像是一個突然出現的氣球,緊接著看到了扭曲的雙肩卡在兩腿之間,皺巴在那里。有經驗的助產士調整一下位置,突然一個鮮活的小生命“嘩”的流了出來,牽出了一個腸子(臍帶),四名助產士麻利的剪斷臍帶,一名助產士開始將水管澆灌嬰兒。而我仿佛如墜霧中,看著一個小小的孩童就這么跳到了眼前,他張大了嘴巴,撲騰著小小的四肢,停頓了10秒發出了響亮的哭聲。而我原本以為需要拍一巴掌她才會哭得。

嬰兒被赤裸地報抱到處理臺上,任其掙扎,我趕緊給老婆插汗,四個助產士開始縫合傷口,并命令我離開房間。我走出了房間,大呼了一口氣,感覺心情明亮起來,無菌帽下全是汗水。再次通知進入房間,看到只剩下漂亮的助產士在房間里,她整個人也變得輕松和溫柔起來了,顯然心情大好。囑咐我給老婆的腰部和下體墊上干凈的紙巾。這才發現產床血流成河。老婆支起雙腿,臉色煞白,雙腿顫抖。

我將老婆的腰部和下體墊上了干凈的紙巾,找來了床單蓋住老婆的身體,希望他能夠暖合起來。又去打來了熱水,給她喂了一些。這中間,我看著那個生出來的小家伙,由于擔心老婆,并沒有走進,她在那里掙扎著,撲騰著,小聲地嚎哭著。

我看著老婆的精神好多了,顯然生完,不再那么疼痛,只是雙腿依然顫抖,而且因為失血過多,面色煞白。她溫馨的看著我,問我是男是女,我高興地跟她說,是個女兒。是的,我們一直希望要個女兒,她緊緊地拉住我的手說,我們的愿望實現了。我們真的要喜極而泣了。

“XX家屬,記住你家孩子20:54出生,3420g。”助產士將寶寶包裹好,放到了老婆身邊。她示意讓寶寶吮吸媽媽的乳房。我突然想起文章說,嬰兒生下來就懂得如何吮吸,生下來就讓他吮吸,加強她的吮吸記憶,有利于哺乳。奇跡果然出現了,雖然老婆還沒奶,小家伙只要碰到乳頭,就大力的吮吸起來了。

我收拾著房間的殘局,不停地感謝來到房間的助產士,是他們讓我們的母女平安。

老婆說聽到“產鉗”兩個字她就瘋了,不想讓寶寶挨這一下子。

我激動地含著淚水。先給門外的丈母娘報了平安,又給父母和其他家人都報了平安,大家都很高興。

與寶寶溫存了兩個小時,護士將老婆放到了移動床上,然后將寶寶葉固定在移動床上,讓我推出產房。

漸漸地進了綠色的產房大門,我的心情洋溢著無限幸福,看著老婆安逸的臉,還有裹在寶貝里睡得安詳的寶寶,推著移動床的雙手感覺充滿了力量。

突然想起一句改自凱撒大帝的話:“給我一個女人,我可以創造一個世界。”

    国外美女捕鱼 上海福彩快3下载app 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 秒速飞艇全天计划人工 河北时时玩法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10分开奖分布图 贵州快500期 重庆三分彩走势图么全部公示 上海时时综合走势图 英超直播